自由行, 天地, 新西蘭
發表迴響

紐西蘭之旅:Cape Foulwind

其實 Cape Foulwind 並不是我們到紐西蘭的第一站,以此地作遊記的「頭一炮」,是因為在Cape Foulwind 的經歷,很能代表我對這次旅程的感受。

我對紐西蘭旅遊的最大期望是甚麼?

是想看未被人類污染和改造的世界。

其實這是有點天真的想法,因為世上幾乎所有角落都有人的足印,雖然被人類接觸 / 改變/ 破壞的程度上還是有很大的分別。

Cape Foulwind 是一個距離南島西岸小鎮 Westport 只有15分鐘車程的海灣,沿岸有一天然海獅 (Fur seal) 繁殖地,建有小型瞭望台,可供遊人觀賞在岩石上棲息的海獅。未到 Cape Foulwind 以先,我對此地沒太大期望,認為只是一處可帶孩子去看看海獅自然生長的地方。

為甚麼我會這樣想?雖然這地絕非旅遊團常到的景點,但既在某幾本較著名的外國的旅遊書上有介紹,料也會滿有遊人足跡,不會「原始」到那裡去了。

Cape Foulwind sunset

看到照片中間偏右上方的一個小小眺望台嗎?從海灘邊有一小路直達,可在那裡看海獅和日落。

我們那天清早七時許從北島的紐西蘭首都威靈頓 (Wellington)出發,乘渡輪 (Interislander ferry) 前往南島,中午十二時多到達漁港Picton,然後沿著風景怡人的公路,駕四個多小時車前往Cape Foulwind,到達時已是下午五時多,正值日落時分。

從指定的停車處下車那一刻起,我們便感到迎面而來的強烈猛風。那天氣溫不算低,有十度左右,但海風夾雜著微濕的空氣吹來,也教人直冷得掉牙。

Cape Foulwind

一甫下車,我們便立刻被那氣勢彭湃的海洋懾住了,同向海灘奔去。Cape Foulwind面向著浩瀚的Tasman Sea — 從來未見過這麼壯闊的海,未聽過這麼強而有力的海濤拍岸聲!更讓我們驚喜的是,在那樣廣闊的地方,除了我們四人以外,視線範圍內竟也再沒有別的人!天地是如此的大,人就自覺特別渺小。我想創世之初,人類始祖亞當和夏娃初次走在伊甸園的感覺,也會是如此震撼!

可能是潮退的關係,走了好一會兒才發覺原來以為很快就可達的海邊,與我們有好一段距離。眼看日將落了, 只好折回去先看我們原訂了要去看的海獅。

隨著清晰的指示牌,沿著海邊的山路, 我們便到了眺望台,看到了野生的海獅。為了保護這些珍貴的野生動物,我們只能遠遠的觀察。雖然距離是遠一點,但能望著牠們在自然的環境下生活著,有的在嬉戲,有的在打架,有的在睡覺……反而覺得與牠們更接近,看得更真實,看得有點莫名的感動。

Arthur 說:「原來海獅是不會拍掌和玩球的!」是啊,那只是人類的玩意嘛。

動物始終是生活在自然的環境下最幸福。

拿著長鏡替牠們拍照時,覺得自己有點像拍攝National Geographic的攝影師呢,哈。

Fur seals

fur seals

冷得有點抖的我,拿著那支只有200mm的鏡,忘了帶腳架,天又開始暗,很難對焦,這幾幀照片拍得不好。這倒可讓我靜心的欣賞這些有趣的動物,和轉向拍攝絕美的晚霞。

Cape Foulwind sunset

Cape Foulwind sunset

Cape Foulwind sunset

身邊還不乏海鳥,牠們一點也不怕人,隨著我們一路走,繞著我們飛,好像想和我們玩 (其實是想吃我們手裡的麵包!) 有的停在我們旁邊不到半米處,和我們一同看日落。

Line up

Seagulls

看罷海獅,我們沿路再回海灘。我們再往海的方向走,但實在是太冷太大風了,所以還是沒有走到海邊弄潮,只在海灘上玩,繼續享受一家人與天地獨處的時光,一直到夕陽幾乎完全沒入地平線中,我們才懷著仍帶點激盪的心情離去。

Cape Foulwind mosaic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: 自由行天地新西蘭
Tagged with:

by

從事插圖創作、攝影及視藝教育。與創天造地的主相比,自覺是微塵。透過文字、攝影、繪畫和音樂等,記錄生活,見證主恩。 A freelance illustrator and photographer sharing the grace of God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