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 posts tagged: 我思

上錯了巴士

Arthur: 剛才接電話,你告訴我今天放學時上錯了巴士,現在不知身處何方,然後,電話忽然斷了線。 登時千萬種可怕的想法浸沒了我。都是那些久不久就出現在報章頭條有關小孩遇害的新聞……是我太早放手讓你自行回家嗎?萬一你遇上意外…… 電話再響。聽筒傳來你氣定神閒的聲音:「我已問了車站站長,知道可以乘那路車 …

賜我們今天的飲食

那天在一家品店發現這小盤子,上面鑄了一個農人在麥田裡收割麥子的圖像,還有一句《聖經》金句:Give us this day our daily bread,很有意思。 盤子買了回家後,我捨不得用它來裝食物,只把它放在廚房的當眼處,視之為「鎮廚房之寶」。 幾天後,我們買了個可以焗一磅方包的麵包機。第一次麵包焗好了,熱騰騰的,該用甚麼來載呢&#8230 …

您走了

在2009年12月3日早上8:31分,您離開了我們回天家了。 感謝主,讓我在您離世前的一刻,可以緊握著您那美麗的手,讓它在我的手中慢慢變得冰冷。 在最後一刻,您閉上了眼,好像睡了; 儘管您已沒有了呼吸,您的眼角仍在不著的淌眼淚,是聽到我們的呼喚,跟我們一樣的覺得不捨嗎?「天家再見吧!」是我跟您說的最後一句話。 前幾天經過中環,想起去年的聖誕,很想您 …

Gott ist Liebe

在德國之行的21天當中,有7天是住在德國友人Susanne及Jörn的家。他們騰出小兒子Ben的房間給我們,我就每晚睡在Ben的床上,Ben就與我兒Arthur睡在閣樓的遊戲室。 這個十字架用一根圖釘釘在Ben的睡床邊,十架是用厚卡紙造的,表面有夜光塗層,每晚我關燈準備入睡之際,這十架就會發光好一陣子,提醒我主的愛怎樣充充足足的伴我安渡每一天,無論 …

這夜……

4.6.09 這夜維園人很多,我們約八時從北角方向進入,人擠得已經進不了足球場。我們到了足球場旁的草地,也早已坐滿了數百人。在那裡連一點主場的光影都看不到,只能從揚聲器收聽廣播。 溫熱滯濕的空氣,夾雜汗味和著草泥的氣息。 隨著廣播,群眾都默默地向主場方向、向那些為民主犧牲的死難同胞敬禮,即使是小孩子也認真得出奇,沒作一點聲。作為中國人,那一刻我感到 …

十四歲女孩對六四的感想

女兒就讀的學校,要求學生呈交一份「六四感想」習作,以下就是她的「功課」: 我對六四的感想 我以前對六四只有表面的認識, 但這透過和媽媽一起觀看和分析「you tube」裏一些有關六四的紀錄片,例如紀錄片《天安門六四事件》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、八九年六月三、四日當天的香港電視新聞片段和一些有關六四的新聞特輯後,我對六四事 …

很愛這樣親近袮

很多人也問我,為甚麼會那麼喜歡和家人行山? 記得去年和家人同往大嶼山虎頭山。其實這條行山徑路不難走,比起那次要上孖崗山走過千級的樓梯,確實是輕鬆得多了。由於那天是星期天,崇拜過後到中午才出發,到了山腰的觀景亭已是下午四時過後了。望向山頂,見有小路可達,掙扎著是否要上山去。一向也愛冒險的我和兒子,帶頭前往。 上山的路也不難走,只是沙石有點鬆脫的情況。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