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 posts tagged:

伯伯種的石榴

我家樓下有塊小泥地,就在大廈旁我們每天必經的階梯邊。這空地是屬政府的,卻一直由愛耕作的老伯義務打理, 都很多年了。我曾以這地為題作了一幀水彩畫。 伯伯種植的一些花和果樹,在他照料下,都長得很好。樹越長越大,提供一片蔭。其中一棵石榴樹,最近又開花結果了,能在鬧市見證植物的榮枯,是福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