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 posts tagged: 母親

如桃花燦爛

剛到郵局寄了一個包裹,給在英國唸大學的女兒。今年沒有和她過聖誕,也沒有機會和她過新年、生日……每每想起她都覺身體某部份被掏空了似的,想不到缺了她的日子感覺會那麼不完整。 從郵局回家的路上,經過荔枝角公園,那裡一如往年擺放了一株大桃花。拿出手機拍了一點照片,看到花兒開得那麼燦爛,感受到生命的喜悅,心情就好了一點。再想,沒有分離的不捨,又怎會有重聚的喜 …

水流葉子

兒子在唸幼稚園的時候,每天放學我們都會到附近的荔枝角公園玩。那裡除了有兒童遊樂設施外,還有一般公園所沒有的「寶藏」:種類豐富的花木、雀鳥和小昆蟲、野生的含羞草、從池塘邊跳出來比姆指指甲還小的青蛙等。那時他最愛的活動,是由他起名的「水流葉子」

告別童年

去年替你拍的幾幀照片。 當天的你,和當天以前的你,都是愛笑愛玩,也愛讓我替你拍照。 然後,就在當天與今天之間的某一刻,你忽然對正向你舉機拍照的我說:「媽媽,不要!我不想(被)拍!」(“Mom, NOT now!")  那刻,我知道,你長大了,已不再是個甚麼事都沒所謂的小孩子。 看著你成長,我滿足。心底裡那分莫名的不捨,卻還是揮之不去。

早春

春,原來已來了…… 春,就在我家盆栽裡悄悄地從軟泥鑚出來的小雜草中,和那在黑木厥的露珠上,還有那紅彤彤的蘭花新芽裡。 神的愛也是這樣,默默地,從不間斷地,滋潤着我們的心田。

出於您腹 Powerpoint 版

應 Sidekick 邀請,我參加了 《Microsoft Office 2010 麥兜ecard 設計比賽 》,我試將《出於您腹》那篇文章加上新的圖片和音樂,製成Microsoft office 2010 beta 版的 powerpoint。 我翻拍了不少舊照放在 powerpoint 內,這是其中幾幀: 一歲的我和媽媽,在雍雅山房。 剛出生十 …

還是不捨

總是找借口去接你放學,明知你已經可以獨立的自己照顧自己。 作天去接你的理由幾近名正言順,黃色暴雨的下午。儘管我們都被暴雨的前奏弄濕了鞋襪,卻趕得及在雨真正傾盤而瀉的前一刻上了巴士,來得及同賞這場轟烈得讓人有點不安的雨。 然後你漸漸的入睡了,就讓這個仍戀棧你依賴我生活的那些年月的媽媽,享受你挨着我入睡多一會吧,可以嗎? photos taken by …

出於您腹

出生在潮陽的您從沒機會唸書,十六歲獨自偷渡來港,寄住大舅家。報大兩歲取得香港身份證,展開早出晚歸的工廠生涯。每天專心努力幹,每月微薄的薪金,全數寄回潮陽老家;不懂寫信的您,鄉思欲寄無從。 十九歲認識了老爸,甘心同喝一瓶可樂。二十二歲結婚,年多後有了首顆愛情結晶。臨盆前穿天嚎叫人之常情,您卻抵著唇十八小時不吭一聲。只有五磅重的女嬰,在子宮裡只待了七個 …